衡水滨湖新区|衡水滨湖新区管理委员会
滨湖新区
 当前位置: 首 页 >>滨湖旅游>>人文风物>> 正文

尚可喜祖籍考

2015年1月14日 09:41:36   来源:人文风物    人文风物

尚可喜祖籍考

尚金亮

  

尚可喜的祖籍都知道是河北衡水,但究竟是何地并不确切,本文认为是衡水冀州市小寨乡东庄村。20076月以来,北京、内蒙古、辽宁海城、鞍山、辽阳、衡水安夏寨等地的尚可喜后裔先后多次来东庄村寻根问祖;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清史专家和日本清史研究学者也到东庄村考证尚可喜祖籍;衡水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衡水市政协办公室、冀州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衡水地域文化协会等人员和尚氏族人经多次走访、调研、座谈,尤其是在辨析东庄村《尚氏谱书》和海城《尚氏宗谱》,严谨考证后也认同此看法。

一、从谱书等记载来看

    东庄村尚氏的来源与尚可喜祖先的移民,有着共同的传说。据东庄村三修《尚氏谱书》记载,东庄的始祖尚三老原居于山西平阳府洪洞县大律村,自明洪武十三年(1380)移于直隶(河北省)真定府深州衡水县东庄村高村社一甲,去城约有40余里。关于这次移民,还留下了四兄弟分铁砧的传说,说:洪武十三年(1380),尚三老兄弟四人,他排行第三,出发前其父亲把打铁的砧子分成四块,兄弟四人各执其一,作为日后相见的凭证。此后,老大落户到山东嘉祥,老二落户到河南孟津水泉村,老三即尚三老落户到直隶真定府深州衡水县城西40里,在一旧村遗址,西道口(南北向道沟)的东面建村,定村名东庄村,全村都为尚姓。明代衡水县隶属于深州,清雍正三年(1725)由深州划归冀州。东庄村祖传下来的那块铁砧子由尚兰东的爷爷逐辈传承下来,在1958年全国“大炼钢铁”时被毁。至2007年东庄村四修《尚氏族谱》已传24世,628年。这里的“三老”是讳称,非名字,应是排行第三的意思。

同样,海城尚氏中也留下了一个四兄弟移民时分砧子的传说,这个传说与衡水东庄的情节基本一致,只是人物有了出入,由尚三老,变成了尚生。不过据海城一至五修《尚氏宗谱》记载,尚可喜在康熙十四年第一次修谱序中自述:“我尚氏世为洪洞人,迁于衡水,后乃徙辽左,奠厥宁居”。海城六修《尚氏宗谱》第四章记载说“一世尚生,字衍斯,由晋至燕,居于真定之衡水,诰赠平南王。娶王氏,诰赠平南王夫人,生卒年月无考,合葬于衡水县城西,葵山丁向生男。”又说 “一世尚生,字衍斯,生于明嘉靖年间(1522-1566年),卒年无考。”这里,只要我们只要仔细核对一下,就会发现里面的问题,就是尚生和尚三老并不是一个人,其生年相差甚远。那么,尚三老与尚生的关系又是怎样的呢?

据载,尚三老于明洪武十三年(1380)移居东庄村,至2007年四修族谱628年,传了24世,每世约26年,传到第七世,六代人约156年左右,即为明嘉靖十四年(1536),与尚生出生明嘉靖年间相吻合。依海城《尚氏宗谱》推测,若一世尚生20岁生次子继官,那么他的出生应为嘉靖十四年(1536),正好与尚三老七世相吻合。东庄村《尚氏族谱》第六世为春、宽、洪、海、亮等,第七世为队、官、文、珉等,名多为单字,与尚生同为单名相吻合,且生父六世春,兄弟六人,余具无后,只有春有后,另立谱书,符合帝王宗系多枝济一枝的规律。现东庄村尚三老后裔二十世与现海城尚生后裔十四世多为60岁左右年龄,辈分年龄也相吻合。

从《冀州市志》来看,又此说提供了佐证,书中记载说“清平南敬亲王尚可喜(1604-1676年)之曾祖父尚生为东庄村尚氏第七世族人。”又说:尚可喜的祖先“尚三老于明洪武十三年(1380)自山西洪洞县移居直隶(河北省)真定府深州衡水县东庄村高村社一甲。小西庄东侧建村,定名东庄村(今属冀州市小寨乡)。其曾祖尚生(为东庄尚氏七世)于明嘉靖年间(1522-1566年)从东庄迁至衡水县城(西八里)附近赵(尚)家庄为财主“赵千顷”扛活谋生(其母为赵家做奶妈)。明万历三年(1575年)为生活所迫,尚生次子尚继官携带其年幼次子尚学礼闯关东,后定居辽宁海州(今海城)”。

鉴于东庄村与海城两地‘尚氏谱书’中都有从山西洪洞老鸹窝移民时,兄弟四人分砧子,第三支移居真定府衡水相吻合的记载。再加上《冀州市志》的记载,因此,可认定尚生即为尚三老七世孙。

    关于出现记载失误的问题,我认为是当时的时代所不可避免的。因为,海城《尚氏宗谱》一修为康熙十四年(1675),是尚可喜72岁在世前一年主持编修,他一生处于乱世和战世年代,在他首编宗谱时,对于曾祖尚生及祖籍情况因知之甚少,只能是概述,不能详叙,只能述说一个清晰的脉络,这是可信的。对于具体的就不一定那么准确。

海城《尚氏宗谱》在六修时,新增加了一个“注”,注中引用十三房第八支崇愉祖后裔(住黑山县)程家岗村志谱记载,说:先祖讳生,原籍在太原府洪洞县城西十二里老鸹窝村,鄂枚社一甲居住。明正德二年(1507)在槐树底下将打铁的砧子一分为四,兄弟各执其一,以为日后相认之符契。先祖生为第三支,迁居真定府衡水县城西八里之尚家庄。传至第三世于明万历三年(1575)迁居关东。不过,正德二年全国无大移民记载,而且历史上,衡水县城西八里无尚家庄,只有赵家庄,所以应是尚生迁到“衡水县城西八里赵(尚)家庄”(为大户“赵千顷”扛活谋生,其母为赵家做奶妈),清顺治十三年诰赠三代为王,在衡水扩建的“尚王坟”就建于此地。

19978月海城《尚氏宗谱》六修补遗一书中,又收录了尚氏六世(十三房)崇愉一支支谱片断“原籍,原系山西太原府,洪洞县城西十二里老鸹窝居住,鄂枚社一甲。二世祖由前明正德二年槐树分枝砧子尚老四支第三支迁移关里南直录真定府衡水县城西八里尚家庄村居住三……。”此叙述与六修时“注”也不相同,因为,后收录的都是尚可喜后几世孙所述。祖都不清楚的事,孙又怎能说清楚呢?因此,只能做参考之用。

相反,东庄村四修《尚氏族谱》的记载则比较准确,而且也与历史记载相吻合,时间、地点、人物都有佐证,是比较可信的。因此,更具有说服力。     

二、从习俗来看

相传当年尚三老夫妇套着“黄牛大马车”,拉着石头碾子、石头磨来到东庄,以后传下规矩,从东庄迁到外地立户的子孙,必须要备置碾子、石头磨。冀州小寨村西有尚家碾子尚家磨,桃城区安(尚)夏寨也有家传的碾子石磨,此遗风或是这些尚姓同出一脉的例证。

 600多年来,东庄村有不少尚姓外迁到衡水县赵家庄、冀州狄家庄、会尚庄、小寨村、深州北尚庄、南宫县尚家庄等村子,旧时这些村庄的尚姓都要到东庄村尚三老坟前祭祖。祭祖活动在每年的清明节举行。狄家庄、会尚庄、深州北尚庄、南宫县尚家庄等尚姓人家赶着马车来到尚三老坟前。坟前旧有三个石碑楼,周围是28亩祖坟地(祖坟地收益用于外来祭祖人的吃喝费用),祭祖活动由东庄村尚姓族长主持,有一套特定的祭祖仪式,闺女和儿媳妇不能去,但寡妇可以参加。先要敲锣打鼓,族长宣读“为国尽忠,为父母尽孝”的家训,然后磕头祭拜,中午聚餐,一般是馒头肉菜,最多时外来祭祖人达五六百口;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侵略者侵入中国,社会动荡,家族没落,清明节祭祖活动由祖坟前改为村公所,在村公所内摆放“尚三老”牌位,外来祭祖人员也达200多口人,中午不再管饭,而是每人发3个馍馍;建国后清明祭祖活动规模进一步缩小,只有东庄村、小寨村和会尚庄村尚姓前来祭拜;“文革”后,祭祖活动彻底停止。

东庄村历史上习武之风较盛,清代出过一些武举人、武秀才,如今在村里仍散落着许多雕刻着精美花纹的上马石、下马石,都是那些习武人家的旧物。

三、东庄村与尚王的关系

东庄村为清平南敬亲王尚可喜的祖籍,村子里也世代流传着尚可喜后裔曾到东庄村认祖的故事。清朝末年和“文革”前期,尚可喜北京支后裔曾到东庄村要求落户,因受国家对尚王定性的影响,当时村族老有顾虑,未敢收留。

据东庄村《尚氏族谱》记载,在明嘉靖年间,尚生从东庄村迁到离衡水县城西8里的赵家庄为财主“赵千顷”扛活谋生,其母做赵家“奶妈”。明万历三年(1575),为生活所迫,尚生次子尚继官抱着年幼的次子尚学礼闯关东,后定居辽宁海州(今海城)。尚学礼生子6人,四子尚可喜为清王朝的建立立下赫赫战功,被封为平南敬亲王,成为清朝唯一善终的汉族亲王。 旧时在衡水城西赵家庄、宋家庄村东北(现衡水市区胜利路以南、招贤路以北、报社街以西)有一座尚王坟,占地百余亩,葬的是尚可喜的祖上。据海城《尚氏宗谱》(第六次续修)记载,清顺治十三年(1656)春二月,奉诰命赠尚可喜三代王爵。王得诰赠平南王,并饬修建衡水邱墓,以部咨派,令阖邑民人轮守,宋马二村实当其差。清乾隆三十八年春,故海城之(尚王)茔,有恩赐闲散佐领二人守之,衡水之茔,有宋马村民,永其役王之饮。衡水市(县)志记载,赵家庄位于滏阳河北岸,北邻宋家庄,西北邻马家庄(现都已成为衡水区)。

相传,此坟地原为风水先生为“赵千顷”家所选,可赵家却嫌地块小不开阔放弃了,尚王祖父听到了风水先生的话,说若把先人葬于此处,其子孙必为人中之杰,于是便央求“赵千顷”把已故的母亲葬于此处。后来,尚可喜果然被封为王,清顺治十三年祖上三代被追封为王时,尚王便在此处大修祖墓,以报先人之阴德。据东庄村老人尚殿基回忆,衡水城西宋家庄村东北尚王坟正对衡水湖中吴公渠的吴公闸口,清乾隆三十五年(1770),直隶总督方观承曾将衡水湖水“导使入滏(滏阳河),立闸以为闭纵”,“建石闸三孔,宣泄得利”,建闸时,东庄村尚氏族人认为闸口影响尚王坟祖地风水,曾多次与上级交涉。民国后期,尚王坟的古柏树被人盗伐,东庄村尚氏族老带人到县衙告状,要求给予严惩。

东庄村的这一系列的举动,难道不正好说明他们与尚王有着一种特殊的亲情关系吗?

(参考文章:赵云旺作《尚可喜家世考》

关闭窗口】  
衡水滨湖新区管委会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复制或镜像
主办:衡水滨湖新区管委会综合办公室 联系电话:0318-2828295 冀ICP备120019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