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滨湖新区|衡水滨湖新区管理委员会
滨湖新区
 当前位置: 首 页 >>滨湖旅游>>人文风物>> 正文

衡水湖畔 尚王故里??东庄村

2014年5月14日 15:57:34   来源:人文风物    人文风物

在河北冀州市区北偏西十几公里处,滏阳新河左大堤北侧,有一个村民风淳厚,风光秀丽的小村庄,滏阳新河左大堤像一条卧龙横亘在村子南部,堤上绿树成荫,堤下炊烟袅袅,村内鸡犬之声相闻,村外粮棉果蔬丰产,一幅悠然祥和的田园风光。村民以尚姓为主,另有步、王、李、路、冯、刘;现有166户,725人,其中尚姓151户,660人,占全村总户数和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一。这里就是清朝唯一汉亲王??平南敬亲王尚可喜的故里,河北省冀州市小寨乡的东庄村。

一、东庄村由来

据该村尚氏家谱记载,东庄村尚姓始祖是尚三老,兄弟四人,其排行第三,洪武十三年(1380年),从山西洪洞县大律村迁居河北,出发前老父亲把打铁的砧子分成四块,兄弟四人各执其一作为日后相见的凭证。此后,老大落户到山东嘉祥,老二落户到河南孟津水泉村,老三即尚三老落户到直隶(河北省)真定府深州衡水县城西40里东庄村高村社1甲。在一旧村遗址,西道口(南北道沟)的东面建村定村名东庄村,全村都为尚姓。若干年后陆续有步、王、李、路、冯、尚、刘姓迁居旧村遗址,村内史曾自称小西庄,对外通称东庄村。

明代衡水县隶属于深州,清雍正三年(1725年)由深州划归冀州。东庄村历史上隶属于衡水县,据1996年出版的《衡水市志》(现桃城区)第一篇、建置区划,第二章、建置沿革记载,1948年8月,将衡水县的皮村、东庄村划归冀县。尚三老死后葬在东庄村乾方距村约2里处。

                       二、清平南敬亲王尚可喜略传                      

尚可喜(1604~1676年),字元吉,号震阳,清•平南敬亲王。祖籍河北衡水东庄村(今属冀州市小寨乡),生于辽宁海城。其始祖尚三老居山西平阳府洪洞县大律村自前明洪武十三年(1380年)移於直隶(河北省)真定府深州衡水县东庄村高村社一甲。其曾祖(东庄村尚氏七世)尚生在明嘉靖年间从东庄村迁到衡水县城西的赵家庄为财主“赵千顷”扛活谋生。明万历三年(1575),其祖父尚继官(尚生次子)为生活所迫抱着年幼的次子尚学礼闯关东,后定居辽东海州(今辽宁海城)。其父亲尚学礼生子五人,四子为尚可喜。

    其父尚学礼,生于明万历三年(1575年),是明朝东江游击,长期镇守辽东沿海一带,官至副总兵,于明天启四年(1624年)在楼子山作战身亡,享年50岁。尚可喜长兄尚可进,生于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亦为辽东名将,明崇祯六年(1633年)阵亡于对后金的作战中。

尚可喜于明天启三年(1623年)随父从军,父亲战死后,继承父业,官至广鹿岛副将。因受党同伐异,明崇祯七年(1634年)举义,弃明归顺后金,率军先后攻取明之长山、石城二岛,皇太极闻之,兴奋至极,大呼“天助我也”,并赐尚可喜部名“天助兵”,授尚为总兵官,驻防海州。随后尚可喜跟着清军攻打明朝,从宣化进军,攻下代州。

明崇祯九年、清崇德元年(1636年),皇太极改国号为清,加封孔有德恭顺王、耿仲明怀顺王、尚可喜智顺王,此清初“三顺王”。并将海州赐尚可喜为封地,家口旧部安置于此。受到皇太极极高礼遇。松锦之战中,从攻松山、杏山等地,立下战功。十二月,随多尔衮征讨朝鲜,清崇德二年(1637年)迫使朝鲜国王李琮签订城下之盟。然后随贝勒硕托率师攻克皮岛。清崇德三年(1638年),又随清兵攻伐明朝,于崇德七年攻下锦州。尚可喜上疏请求所部隶属乌真超哈,为镶蓝旗军。清崇德八年,继续攻伐明朝,攻取中后所、前屯卫诸城。

明崇祯十七年、清顺治元年(1644年)尚可喜随摄政王多尔衮入关。随豫亲王多铎南下,兵至湖北鄂州(今武昌),后回师海州。清顺治三年(1646年)八月配合平南大将军孔有德再次入关,征讨湖广一带,平定湖南,与孔有德等人获得清廷赏赐冠服、金币、鞍马。

清顺治六年(1649年)尚可喜官封“平南王”,赐金印、金册,与“靖南王”耿仲明携家口旧部进军广东。沿海州、山海关、天津、登州、武昌、岳阳、南韶、肇庆,最后直至广州。行至武昌,由于部下违反军法,靖南王耿仲明畏罪自裁,由其子耿继茂接任,两路大军同归平南王节制。清顺治七年春,平靖大军抵达广州城下,围城长达10个月,十一月攻陷广州城。尚可喜与耿继茂二王同在广州建立王府。顺治八年又克肇庆、罗定、高州、雷州,于顺治十三年将广东全境尽归清之版图。其后又镇压张献忠,平定海盗,使东南沿海一带归于安定,上书朝廷取消迁界禁海之命令,获得当地百姓支持,“全境咸平”政通人和,顺治帝为表彰他的功绩于清顺治十三年(1656年)丙申春二月,奉诰命赠王三代王爵。王曾祖生、祖继官、考学礼赠平南王,曾祖妣王氏、祖妣焦氏继祖妣田氏、母妣刘氏继母妣王氏,赠平南王夫人,诰命至。王疏谢、遣官至衡水展墓。清顺治十七年(1660年)耿继茂移镇福建,尚可喜专镇广东(尚可喜的广州王府故址为今广州市越秀区的人民公园)。

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首次上疏以“痰疾时作”请求归老辽东,为顺治皇帝以“全粤未定”挽留。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尚可喜第十一次疏请归老辽东、留其长子安达公尚之信镇守广东。上谕说:“王自航海归城效力,累朝镇守粤东,宣劳岁久。览奏,年已七十,欲归老辽东,恭谨能知大体,朕深嘉悦。”康熙准其归老辽东,但朝廷以尚之信跋扈难制,下令撤藩。平南王登记造册,准备举族迁回海城。为此平西王吴三桂、靖南王耿精忠相继写奏章请求撤藩,朝廷应允,但到11月,吴三桂反,到康熙十三年,靖南王耿精忠及定南王孔有德的女婿孙延龄谋反并策应吴三桂,吴三桂致书尚可喜,劝其反清。尚可喜将吴三桂的劝反书呈报给朝廷,以表忠心。康熙帝命尚可喜留镇广东,并加封尚之信为镇南王、平南王次子尚之孝为平南大将军。江南一带群起响应吴三桂,云南、贵州、福建、江西、广西等地皆为吴三桂统辖;广东平南王麾下将领也有多人举兵响应,沿海群盗并起。平南王韬黔白发独撑金瓯,以广东弹丸之地牵制十余万叛军无法全心北上,为清廷平叛创造有利条件。尚可喜最初想让长子尚之信承袭爵位,却因尚之信酗酒嗜杀,便在上疏中说:“臣察众子中惟次子都统尚之孝,律己端慎,驭下宽厚,可继臣职。”朝廷下旨让尚之孝承袭尚可喜的平南王爵位,尚之孝辞谢。尚可喜讨伐土寇和叛军,十月,尚可喜讨平广州李三、官七,朝廷命广东督、抚、提、镇全由尚可喜节制,任命官吏军将,调遣兵马,都由他定夺。期间,广东数度危急,清廷调集的人马行至江西遇阻,二次调兵由简亲王喇布率领,行至江西再次遇阻。广东十郡,已失其四,广州城危如累卵,平南王甚至在后院堆满柴火,欲在危急时刻举火自焚。                         

清康熙十四年(1675年)正月,康熙帝再次下旨,晋封尚可喜为“平南亲王”,尚之孝世袭爵位。康熙十五年(1676年)正月,尚可喜长子尚之信“暗通”吴三桂,二月,尚之信发兵围住尚可喜府第,宣布“叛降”,尚可喜已疾病缠身,不能制止儿子的行为,愤恨交加,竟想自尽,被护卫救下,病因此加重。昏迷之际,张目强视曰:“吾受三朝(太宗、世祖、圣祖)隆恩,时势至此,不能杀贼,死有余辜。”    尚之信在敌强我弱,众寡悬殊的情况下,为保全广东免受战乱,采取“降吴”之策,向康熙帝“以丸书(即以腊丸裹封的奏章)入告,阳为顺逆,实保一方,大兵一到,即便归正。”暗助清军,7个月后又降清,袭爵平南亲王,加封太子太保,听命清廷,于南方剿抚贼寇,扫平两广境内吴三桂余部。清康熙十八年(1680年),在康熙帝授意下被告谋反,被赐死,年52岁。
    康熙十五年十月二十九日,平南亲王尚可喜在广州薨逝,享年73岁。康熙皇帝给谥曰“敬”,封谥号为“平南敬亲王”。棺椁暂厝于广州大佛寺,1681年按照尚可喜的遗嘱,归葬海城凤翔山,后又迁葬海城市八里镇大新村文安山。归葬尚可喜时,康熙皇帝特遣大臣觉罗塔达、学士库勒纳、侍卫敦柱至丁字沽于归葬道路三次代为亲奠,亲自撰写御赐功德碑碑文,上谕说:“王素失忠贞,若人人尽能如王,天下安得有事?每念王怀诚事主,至老弥笃,朕甚悼焉!”并置两个四品佐领为平南王守陵,至民国十五年(1926年)废。

尚可喜戎马一生,身经百战,转战数万里,为清王朝的建立和巩固立了汗马功劳,在清代历史上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三、东庄村的传说

    相传当年尚三老夫妇套着“黄牛大马车”,拉着石头碾子、石头磨来到东庄,以后传下规矩,从东庄迁到外地立户的子孙,必须要备置碾子、石头磨。冀州小寨村西有尚家碾子尚家磨,桃城区安(尚)夏寨也有家传的碾子石磨,此遗风或是这些尚姓同出一脉的例证。东庄村祖传下来的铁砧子由尚兰东的爷爷逐辈传承下来,在1958年全国“大炼钢铁”时被毁。

六百多年来,东庄村有不少尚姓外迁到衡水县赵家庄、冀州狄家庄、会尚庄、小寨村、深州北尚庄、南宫县尚家庄(京剧“四大名旦”之一尚小云为该村人,尚小云、名德泉,字绮霞,为尚可喜十二世孙)等村子,旧时这些村庄的尚姓都要到东庄村尚三老坟前祭祖。据说,祭祖活动在每年的清明节举行。狄家庄、会尚庄、深州北尚庄、南宫县尚家庄等尚姓人家赶着马车来到尚三老坟前。坟前旧有三个石碑楼,周围是28亩祖坟地(祖坟地收益用于外来祭祖人的吃喝费用),祭祖活动由东庄村尚姓族长主持,有一套特定的祭祖仪式,闺女和儿媳妇不能去,但寡妇可以参加。先要敲锣打鼓,族长宣读“为国尽忠,为父母尽孝”的家训,然后磕头祭拜,中午聚餐,一般是馒头肉菜,最多时外来祭祖人达五六百口;卢沟桥事变后,日本鬼子侵入中国,社会动荡,家族没落,清明节祭祖活动由祖坟前改为村公所,在村公所内摆放“尚三老”牌位,外来祭祖人员也达二百多口人,中午不再管饭,而是每人发三个馍馍;建国后清明祭祖活动规模进一步缩小,只有东庄村、小寨村和会尚庄村尚姓前来祭拜;“文革”后,祭祖活动彻底停止。

东庄村旧时有三座庙,奶奶庙最早,里面供奉的是九姑奶奶,村里人来此求子求女,保平安。村东南角是蟾仙庙,供的是人面蟾身的蟾仙,久旱不雨时,村里人到这里求雨。还有一座庙是地母庙,供的是地母奶奶,每年十月十五祭拜,她保佑着农业有个好收成。每个庙都有主殿和东西配殿,东配殿供二十四孝,教人学好向善,“为国尽忠,为家尽孝”;西配殿为地宫供小鬼,教育后人如不积德行善,为非作歹,必有报应。民国初年,三座庙宇中的神像被北岳家村教授“张大生”的学生砸烂,原因是按当时迷信说法,庙门正对北岳家村不吉利。旧时东庄村西有一条南北向的道沟,俗称西道口,道沟以西原有一旧村遗址,明洪武十三年尚三老迁居在道沟的东面建村定村名东庄村,全村都为尚姓。若干年后陆续有步、王、李、路、冯、尚、刘姓迁居旧村遗址,村内史曾自称小西庄,对外通称东庄村。道沟的水注入村北一个很深的大水坑。尚三老的坟就在这个水坑北面三百米处。东庄村历史上习武之风较盛,清代出过一些武举人、武秀才,如今在村里仍散落着许多雕刻着精美花纹的上马石、下马石,都是那些习武人家的旧物。

约在清朝,东庄村得了一个绰号叫“刁庄”。据说某年,冀州要把这个村子从衡水县划过去,一沟之隔的小西庄很快地划过去了,可东庄就是不同意,说自己几百年来都属于衡水县,衡水县还有尚家的尚王坟,为何要把我们划过去。那时候,在兵部做官的衡水县前孙家庄进士孙赋谦是这村的外甥,在他的调和下,村子没有划归冀州。某年冀州县衙在组织修建城墙时,向各村派捐城墙用砖,东庄村小人少,无能力完成派捐任务,当时,尚建华祖上任村长,他一人徒步,肩背褡裢,带着一块大城砖赶到冀州衙门大堂,将大城砖的一个角砍了下来,交到县衙上说,将此砖角正好可垒到城墙的角上,就可代表东庄村为县城墙四个角捐了一个角,知州无语。还有一次,小西庄唱大戏,东庄故意拆台,人们在村里开了宝局(赌局),吸引看戏的人,冀州衙门派人来抓,人们把孙赋谦的妗子搬出来,她穿着黄马褂坐在当街,衙役们乖乖地撤了回去。再是东庄村官人、文人较多,戏班子到东庄村唱戏都十分用心,不然就会挑出毛病来让你下不了台,即使到东庄周边的村唱戏,开戏前总会先问一声东庄村的人到了没有,到了才开戏。“刁庄”之名就这样慢慢传扬出去。

东庄村为平南敬亲王尚可喜的故里,村子里也世代流传着尚可喜后裔曾到东庄村认祖的故事。2007年6月8日以来,北京、内蒙古、辽宁海城、鞍山、辽阳、衡水桃城区安(尚)夏寨等地的尚可喜后裔先后多次到东庄村寻根问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清史专家和日本清史研究学者也到东庄村考证尚可喜祖籍;衡水市政协办公室、衡水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冀州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衡水晚报记者和尚氏族人共同经过多次走访、调研、座谈、辨析东庄村尚氏家谱、辽宁海城尚氏宗谱等,严谨考证后他们一致认为东庄村是尚可喜的祖籍地。其观点是尚三老下传第七代到尚可喜的曾祖尚生,各支分立家谱。约在明嘉靖年间,尚生从东庄村迁到离衡水县城较近的赵家庄为财主“赵千顷”扛活谋生。明万历三年(1575),为生活所迫,尚生次子尚继官抱着年幼的次子尚学礼闯关东,后定居辽宁海州(今海城)。尚学礼生子五人,四子尚可喜为清王朝的建立立下赫赫战功,被封为平南敬亲王,成为清朝唯一的汉亲王。旧时在衡水城西赵家庄、宋家庄村东北(现衡水市区胜利路以南、招贤路以北、报社街以西)有一座尚王坟,占地百余亩,葬的是尚可喜的祖上。相传,此坟地原为风水先生为“赵千顷”家所选,可赵家却嫌地块小不开阔放弃了,尚王祖父听到了风水先生的话,说若把先人葬于此处,其子孙必为人中之杰,于是便央求“赵千顷”把已故的母亲葬于此处。后来,尚可喜果然被封为王,清顺治十三年祖上三代被追封为王时,尚王便在此处大修祖墓,以报先人之阴德。据东庄村老人尚殿基回忆,衡水城西宋家庄村东北尚王坟正对衡水湖中吴公渠的吴公闸口,清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直隶总督方观承曾将衡水湖水“导使入滏(滏阳河),立闸以为闭纵”,“建石闸三孔,宣泄得利”,建闸时,东庄村尚氏族人认为闸口影响尚王坟祖地风水,曾多次与上交涉。

据海城尚氏宗谱(第六次续修)记载,清顺治十三年(1656年)丙申春二月,奉诰命赠王(尚可喜)三代王爵。王得诰赠平南王,并饬修建衡水邱墓,以部咨派,令阖邑民人轮守,宋马二村实当其遣。清乾隆三十八年春,故海城之(尚王)茔,有恩赐闲散佐领二人守之,衡水之茔,有宋马村民,永其役王之饮。衡水市(县)志记载,赵家庄位于滏阳河北岸,北邻宋家庄,西北邻马家庄(现都已成为衡水市区)。

(文/尚金亮)

 
关闭窗口】  
衡水滨湖新区管委会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复制或镜像
主办:衡水滨湖新区管委会综合办公室 联系电话:0318-2828295 冀ICP备12001910号